夜然

他没有作记号于,只是低低地叹了口气,轻轻地走了过希望